2015年3月18日 星期三

NO HUDUD 又如何?


尽管国人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尽管人们在网络媒体上展示再多的“NO HUDUD”掌心,伊斯兰党依旧铁了心肠,在318日的今天,坚决地寻求通过伊斯兰刑事法。而其民联盟党,民主行动党继续扮演双面人的角色,在民联巨头会议时没有反对,在民联体制外却“斩钉截铁”的喧哗呐喊“反对”。

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曾经在国会为伊党“仗义执言”,在获得其已逝世长老聂阿兹的书面赞扬而喜出望外;陆氏也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只要不偷不抢,怕什么伊斯兰刑事法?”怎么今天他又会以另一张嘴脸,在华社面前当起急先锋来?

我们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并非反对伊斯兰教。我们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并非一朝一夕。我们反对伊斯兰刑事法,不会随着时势而改变。因为实施伊斯兰刑事法,不单只会对多元种族人民带来许多不平等、不公平和偏差,它也将会影响非穆斯林在这个国家的生活习俗。

简单来说,一位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结伙偷窃,穆斯林在伊斯兰刑事法下的惩罚是砍手,非穆斯林则可能坐牢了事。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来公平公正?我们远的不说,就以非穆斯林改教争夺儿女抚养权事件,在回教法庭和民事法庭就有两种不同的法律诠释,警方夹在中间无可适从,执行庭令的例子,让人多么的担忧。

去年,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曾经放话当伊党要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事法私人法案时,包围国会阻止伊党国会议员出席国会。当今,马青总团和吉兰丹州马青怎么静若寒蝉呢?


我们展示“NO HUDUD”的同时,应该探讨为何伊党能够凭着国会的21位国会议员,横行无忌,完全不理会非穆斯林社会的反对声音?追根究底,全因为我们在行动党、公正党为伊党涂脂抹粉和误导的情况下,在2013年的505大选,投票支持伊党候选人的原故!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圣经课题看宗教包容与极端

许多人认为,宗教极端份子只是指那些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却忽略了“极端”并非是穆斯林专用宗教形容词。

雪兰莪州政府在更换了领导层之后才归还圣经一事,原以为是一件圆满结束,皆大欢喜的结局,却万万意想不到官员的“盖章”声明,又因为所谓的“宗教尊严”、侵犯“宗教自由”和人权成为了另一项课题。

基督教会的隐忧,教徒都理解,问题可以通过商讨、沟通和协商解决。那些已经被盖章、特别“标签”的马来文圣经,不应该成为东马基督徒在半岛的“禁品”。如果他们需要到马来文圣经,他们绝对有权力利用那些已经被盖章的圣经。官员的“标签”和警惕性的盖章条文,乃一种“怕输”(Kiasu)的心态。

即使官员的做法富争议性,基督教会领导的公开喊话,“理直气壮”地要求道歉,却又引起另一场涟漪。穆斯林社会认为,既然圣经已经“完璧归赵”,为何教会还在此课题上纠缠不清,对原本寄予同情的基督教会反而萌生反感。

当然,国人捍卫人权、自身利益和推崇国家宪法精神的行为举止,是一件可许可嘉的事情;然而,在多元种族、宗教信仰的国家,每一个社群在捍卫和争取自身权益的同时,应该以体谅、包容和融合的精神来处理涉及其他种族感受的敏感课题。


伊斯兰教、佛教和基督教信徒都必须基于国家的利益,唾弃那些利用宗教为盾牌,利用宗教为“踏板”谋求个人议程的个人。必须记住,“极端”并非是穆斯林的专用词,任何宗教团体或个人,只要行为被视为“过火”,在他人的眼中一样是那么的“极端”!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叶新田,谁是你孙子了?

叶新田在董总就关中事件开特大流会之后,竟然将独中工委会与学委会喻为“孙子”,指董总“老爷子”不可能听孙子的话来决定关中可否报考统考,让许多热爱华教人士不由得摇头叹息。

董总也好,教总也好,独中工委会与学委会也好,都是那些秉持着热爱华文教育,发展华文教育的热心和义务人士,岂有“老爷子”和“孙子”之分?

叶新田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华教领袖,应该明白,“老爷子”形容的是那些趾高气扬,持财傲物的人,而“孙子”则骂人、贬人和辱人的字眼!

叶新田应该知道,热爱华教就热爱华教,热爱华教的任何组织里面,没有“爷子”和“孙子”!有的是一群为华文教育贡献和完全无私的人。如果某人仅仅为了权位斗争,将一个华教最高领导机构扯入私欲权谋,他们应该另选炉灶,“死不下台”、“死了才下台”或“斗死不下台”都没有人管!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董总内乱,干马华何事?


前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庄智雅在柔佛州爱护华教联合会和古来凤凰友好联谊会所联办的“揭露华教里组织道德沦丧者夺权的真面目”座谈会揭发,董总8名常务委员之中大部分是马华党员,当中包括董总副主席陈国辉、许海明和常委钟伟贤的说法,有欠公平和公正。

虽然庄智雅指出,他们的行为属于个人议程,与当今马华领导立场有别;他的说法,却让人以为这些常委的立场,一路来以马华利益为依归,一向来在董总内为马华的政党利益“护航”!

如果要说,这些拥有马华党籍背景的董总常委这一次的行为和立场,是代表马华的政党利益,他们一早就会通过占董总常务绝大多数的优势,附和马华公会,让关中参与独中统考;如果说他们代表马华,他们的作为会把马华害死;那么,他们在过去的日子以来,躲在董总的金子招牌背后,频频向马华投射冷箭;他们之中有的曾经在马华的麾下当国州议员,捧国阵政府的高薪厚禄,那么他们岂不是马华的“叛徒”,直至今天才“良心发现”和“饮水思源”,以除叶新田和邹寿汉为己任?

其实,当董总在20083082013505全国大选对国阵马华展开炮轰和巡回演说百般破坏欺凌的时候,有谁为马华说句公道话?马华众多党员担任各级领袖的董总,处处与国阵政府打对台和抬扛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人赞扬这些被马华同志冠为“背叛者”、不懂得“饮水思源者”的“公正持平”、超越政治的“热爱华教”立场?

这些拥有强烈马华背景的董总常委,有者还在享受着国阵政府国州议员、行政议员的退休金,为了华教的利益和前途,从来没有和马华的政治利益挂钩,当他们为真理和董总的前途说真话、办实事的时候,把他们的政党背景硬扯胡扯一番是非常不公平的做法!


反之,董总这8位常委的热爱华教立场的情操之高超是不容置疑的!庄智雅不能够因为他们的政治背景而硬梆梆的将他们与马华扯上关系!毕竟,许多热爱华教人士认为,领袖可来可去,董总必须由贤能和以华教利益为依归者当之!摇旗呐喊,只会使人对他俩更加烦厌,欲除之而后快也!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马华政改路茫茫


拿督斯里廖仲莱接棒领导马华公会,成为该党总会长以来,华社并没有感觉到马华政改的毅力和决心。相反的,华社仅仅对他寄予同情,廖氏一当交通部长,就发生了MH 17 被击落事件,让他忙得团团转,喘不过气来。

当然,也有人说,这起空难事件,无形中帮了廖氏一个大忙,让党内的异议份子,暂缓了对他这位新任总会长的攻击。

如果以个人表现来作比较,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在处理重大课题上反而比较称职。虽然后者身为“空壳”首相署部长,只掌管那些隶属其他部长的部门和项目,却让华社觉得,他才是一位“敢怒敢言”,敢以声讨行政偏差的同僚,为民打抱不平的马华领袖。

一个部门的两起MH事件,MH 370MH 17,并不能够成为廖仲莱在华社的关键表现指标(Key Performance Index);他必须在忙于部长日常事务的当余,在处理华社课题上有所表现,从而赢得党内外的掌声。如果,廖氏仅仅在与华团华社交流会上滔滔不绝的发表伟伦,最终只会沦为一位“口号”总会长。

廖仲莱不像敦林良实和丹斯里黄家定,在领导期间,他们在全马各地的马华区会安插了不少类似“东厂”情治单位的朝廷密探,对“皇上”忠心耿耿,大小事务密报“朝廷”,让“主公”对党内人事掌握得滴水不漏。

也因为如此,廖仲莱应该知道本身在马华总会长宝座的竞选中,只仅仅比对手颜丙寿多获得160张中央代表的选票;来届党选,只要有80位以上的中央代表对廖仲莱的表现有所不满,他的政治前途则会寿终正寝,无法如愿领军迎战第14届全国大选了。

廖仲莱的政治班底大多数来自前马华署理总会长丹斯里陈广才,和黄家定的残余势力;他的政治智囊团在党选期间,让廖氏“海纳百川”,只要对方有选票和肯支持,所有“要求”一律“来者不拒”,拍胸膛承诺。如今,一年领导期即将过去,他还在忙于“感恩”,还“人情债”!

马华党内开始有人问,“说好的政治改革呢?”;基层已经开始不耐烦,一年的时间即将过去,还没有看见一些具体的革新改变。他们只是发觉,党内“有功人士”一位接一位在各别的州属,获得州统治者的勋衔封赐!

廖仲莱应该知道,举凡有一位“得意者”,必定会同时产生许多“失意人”,如果他在相关“感恩回馈”的一系列行动中忘了安抚那些占多数的失意人,后果可真不敢想像。


希望,马华的领袖们尽快能够开启“革新”的列车,脚踏实地的改革;最为重要的是,华社和选民必须感觉到马华的诚意,才会在来届全国大选重新考虑,把手中一票投给国阵马华!






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安华民联何去何从?

民联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不拉欣自“加影行动”被法庭宣判有罪以来,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考验。民联三党似乎因为安华执意要以其夫人旺阿兹莎取代丹斯里卡立成为雪兰莪州务大臣的决定闹翻!

由雪州换大臣风波、伊斯兰党推崇伊斯兰刑事法、禁止啤酒广告和砂拉越火箭党拒与该州伊斯兰党合作事件等等看来,民联三党的政治结合,是何等的脆弱。在民联一向来以老大自居的人民公正党,实权一直掌握在安华手中,如果安华因为肛交案的上诉失败入狱,公正党、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将会步入“三国时代”之多事之秋,他们将为彼此的江山而各怀鬼胎,其结盟离灭亡终结的日子不远了。

“加影行动”的失败,在于安华的过度自信与傲慢。安华原本可以在极之体面的情况下要求和安排大臣的接替,他却因为夫人、女儿和亲信主导了公正党高层而视一代商贾丹斯里卡立为无物,认为后者仅仅是一位输了党选,在公正党署理主席党职败在阿兹敏手上的“无牙老虎”,顶多是一只“待宰羔羊”,对党撤换大臣的决定,只有任由宰割的份儿。

“加影行动”的铺陈,原本是为了当上雪州大臣,即使被法庭定罪,亦可通过其州务大臣的官职,要求雪州苏丹给予特赦,却因为固执的卡立打乱了其如意算盘。当他退而求其次的安排旺阿兹莎接替大臣一职时,令他料想不到的是,伊斯兰党的刻意抬扛,转转折折,让阿兹敏通过伊斯兰党的推荐而坐上了州务大臣的宝座。


安华的上诉是否会推翻,他是否会定罪入狱,应该是明天的事;然而,安华和民联的政治生命是否会随着这起案件而寿终正寝,就要看民联三党的政治理念是否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融合。



n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民政阉割民主,自宫了断?

许多人以为马袖强是一条汉子,自当上内阁部长以来总有自己的一套独立看法,比起马华领导层的唯唯诺诺,作风鲜明。然而,刚过百日,他先前所树立的形象,却因为对一位老党员采取冻结党籍的纪律行动,化为泡沫。

看过陈来顺“外来者”言论视频的华裔同胞,都会认为陈氏讲出了马来西亚华社的心声,内心深处给了他一个“赞”。特别是,他能够以一口流利的国语,摆事实、讲道理,在这个华文教育至上的社会,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他的马来文造诣和水平,是我们许多华裔政党领袖、国州议员所望尘莫及的。

我们没有质疑马来同胞主导国家政治政权的现实,我们只是希望各种族能够不分彼此,不互相排斥、同心协力地为这个国家的进步繁荣作出贡献。

民政党可以训斥陈来顺,发表谈话时必须顾及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感受,而不应该采取激烈的行动去阻止党员发表意见。领袖阻止党员发表看法,岂不是阉割民主,进行自宫?民政党因为“外来者”言论冻结本身党员的党籍;可是,当国阵友党发表伤害华人华社言论时,却没有要国阵兼巫统主席采取激烈行动对付始作俑者,岂能够说服华裔选民为他们的国州议会候选人,在来届全国大选投下一支持票?

民政党如斯做法,仿如要立即“灭火”;然而,由于行动过于快速,会让人产生一种“软弱无能”,没有面对真理和事实的勇气的感觉。如果,讲真话人头落地,以后谁还敢为党、为人民讲真话,争取应得的公民权益?